bbin宝盈娱乐

首页 > 正文

刘中南:以更广阔的视野布局抚顺城市文化旅游

www.ophone8.com2019-09-06

  2019 难得的自由

  

  本溪大冰沟国家地质森林公园总经理 刘中南

  非常高兴应邀参加“浑河论见”这个活动。十多年来,我一直从事旅游方面工作,也经营过旅游景区,也为其他景区做过旅游规划和旅游咨询服务,所以我想从旅游企业的角度来谈谈自己的一些观点。

  从旅游企业角度来看,我认为搞旅游其实要回答两个问题。一是你的客源在哪里?第二个问题是,游客为什么要到你的景区来?我想这两个问题如果搞清楚了,其他的问题也就解决了。事实上,从我过去的一些经历来看,很多旅游企业在规划设计之前,恰恰是没有回答出这两个问题,从而导致后续一系列的问题出现。有些旅游项目本身虽然很好,但是由于思路并不清晰,所以一旦出现波动,还是找不到问题产生的原因。

  从大的视野方向看,抚顺这几年来旅游发展的势头很好。如我曾经服务过的红河漂流,还有抚顺西部的热高乐园等等。我们知道,这些项目都是“一日游”的水上项目,也正是因为是“一日游”项目,才决定了它有这么大的客流量。

  那么,“一日游”的项目是什么特性呢?从项目辐射半径来看,一般都在300公里左右,这也就是说,这些客源都来自我们城市周边。如果要划出更精确的地理位置,就是以辽宁省内及吉林省部分地区的游客为主。我们知道,我们城市周边的游客群体是有限的,并不是无限的。如果从抚顺整个城市这个角度开发旅游项目,瞄准周边这部分游客群体,去除其他地区项目的分流,会有多少游客到我们这里来?这值得认真研究。

  我们这个地区的自然资源、山形地貌有很大的相似性,所开发的旅游项目也具有一定程度的雷同。20年以前,我们辽宁基本没有水上项目,那时候的水上项目非常受欢迎。当时我就预言,这个水上项目将来一定要出现分流。果不其然,若干年后,水上项目陆续开始出现,目前差不多每个城市都有。不过,这些水上项目还都局限在一个相对小的范围之内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我们规划旅游项目,一定要突出自己的特色。但是,如果我们发展工业旅游,瞄准城市周边的客源群体,我认为未必可行。为什么这么说呢,其实原因很简单,我们放眼东北,工业化的东西并不新鲜,因为我们东北就是老工业基地,大部分都是工业城市,比如沈阳,抚顺,本溪,鞍山。好多东西我们都见过,并不觉得新奇。所以,我们如果要发展工业文化旅游,必须要瞄准国际、国内更大的市场,以更宽阔的视野来完成我们的旅游产业布局。

  如果抚顺的工业文化资源比较厚实,也很典型。那我们能不能立足于东北老工业基地,作为老工业基地的典型或代表来规划更大的场景,或者是巨型的实体工业文化馆,瞄准全国市场。

  旅游的本质是什么?其本质就是寻找文化差异。通俗点说,就是游客没见过。前面说过,在东北,特别是我们这一区域,工业场景不稀奇,但是对于全国很多地区的游客来说,重工业城市的场景、文化对他们来说可能会有一定的吸引力。

  另外,我们在规划旅游项目时,必须要提前考虑到产品的可复制性。有些景区做的好,马上就会有社会资本跟进一批类似的项目。其他同类项目一经启动,势必会形成一定的分流。中国有句古语叫“后来者居上”,那么后来者为什么能居上?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,“后来者”是在“前者”的经验教训基础上发展起来的。所以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我们规划项目最好是提前考虑产品的不可复制性。

  如果我们扩大视野,面向全国来规划项目,那么还面临另外一个问题,就是我们是否有足够强大的宣传、营销能力,在全国范围内推介、经营我们这座城市?

  在这个问题上,我的想法是,是否尝试着打破行政区划限制,搞跨城市、跨区域合作,在这方面是有成功案例的。比如我们过去到南方旅游时,大家都熟悉一个概念——华东五市游。华东五市其实涵盖了两省和一个直辖市。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,在30年前,他们在打造旅游产品时,就已经实现了跨省界、跨区域合作,突破了地域限制,我认为这一做法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。(根据本人录音整理)

  8月29日,“浑河论见”——抚顺城市转型文化旅游发展沙龙开坛。

  抚顺是新中国工业化进程中的先锋城市,煤炭开采史可追溯到1901年。新中国成立70年来,抚顺在煤炭、石油、机械、冶金、轻工等重点领域,为新中国工业化进程做出重大历史贡献。当前,我国已进入工业化后期后半阶段,抚顺的历史使命已经基本完成。由于历史及现实等多方因素影响,目前抚顺面临着经济总量偏小、新增动力不足,项目建设后劲乏力,民生保障压力大等现实困难。如何实现城市转型突围,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是全体市民共同关注的问题。

  本次活动中,来自省市社科、文化、旅游、传媒等各个领域的20多位专家学者,围绕抚顺城市转型发展、文旅产业开发、采煤沉陷影响区综合治理等议题,展开了深入的研讨。即日起,本网将陆续刊发本次活动研讨成果——

  

  

  本溪大冰沟国家地质森林公园总经理 刘中南

  非常高兴应邀参加“浑河论见”这个活动。十多年来,我一直从事旅游方面工作,也经营过旅游景区,也为其他景区做过旅游规划和旅游咨询服务,所以我想从旅游企业的角度来谈谈自己的一些观点。

  从旅游企业角度来看,我认为搞旅游其实要回答两个问题。一是你的客源在哪里?第二个问题是,游客为什么要到你的景区来?我想这两个问题如果搞清楚了,其他的问题也就解决了。事实上,从我过去的一些经历来看,很多旅游企业在规划设计之前,恰恰是没有回答出这两个问题,从而导致后续一系列的问题出现。有些旅游项目本身虽然很好,但是由于思路并不清晰,所以一旦出现波动,还是找不到问题产生的原因。

  从大的视野方向看,抚顺这几年来旅游发展的势头很好。如我曾经服务过的红河漂流,还有抚顺西部的热高乐园等等。我们知道,这些项目都是“一日游”的水上项目,也正是因为是“一日游”项目,才决定了它有这么大的客流量。

  那么,“一日游”的项目是什么特性呢?从项目辐射半径来看,一般都在300公里左右,这也就是说,这些客源都来自我们城市周边。如果要划出更精确的地理位置,就是以辽宁省内及吉林省部分地区的游客为主。我们知道,我们城市周边的游客群体是有限的,并不是无限的。如果从抚顺整个城市这个角度开发旅游项目,瞄准周边这部分游客群体,去除其他地区项目的分流,会有多少游客到我们这里来?这值得认真研究。

  我们这个地区的自然资源、山形地貌有很大的相似性,所开发的旅游项目也具有一定程度的雷同。20年以前,我们辽宁基本没有水上项目,那时候的水上项目非常受欢迎。当时我就预言,这个水上项目将来一定要出现分流。果不其然,若干年后,水上项目陆续开始出现,目前差不多每个城市都有。不过,这些水上项目还都局限在一个相对小的范围之内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我们规划旅游项目,一定要突出自己的特色。但是,如果我们发展工业旅游,瞄准城市周边的客源群体,我认为未必可行。为什么这么说呢,其实原因很简单,我们放眼东北,工业化的东西并不新鲜,因为我们东北就是老工业基地,大部分都是工业城市,比如沈阳,抚顺,本溪,鞍山。好多东西我们都见过,并不觉得新奇。所以,我们如果要发展工业文化旅游,必须要瞄准国际、国内更大的市场,以更宽阔的视野来完成我们的旅游产业布局。

  如果抚顺的工业文化资源比较厚实,也很典型。那我们能不能立足于东北老工业基地,作为老工业基地的典型或代表来规划更大的场景,或者是巨型的实体工业文化馆,瞄准全国市场。

  旅游的本质是什么?其本质就是寻找文化差异。通俗点说,就是游客没见过。前面说过,在东北,特别是我们这一区域,工业场景不稀奇,但是对于全国很多地区的游客来说,重工业城市的场景、文化对他们来说可能会有一定的吸引力。

  另外,我们在规划旅游项目时,必须要提前考虑到产品的可复制性。有些景区做的好,马上就会有社会资本跟进一批类似的项目。其他同类项目一经启动,势必会形成一定的分流。中国有句古语叫“后来者居上”,那么后来者为什么能居上?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,“后来者”是在“前者”的经验教训基础上发展起来的。所以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我们规划项目最好是提前考虑产品的不可复制性。

  如果我们扩大视野,面向全国来规划项目,那么还面临另外一个问题,就是我们是否有足够强大的宣传、营销能力,在全国范围内推介、经营我们这座城市?

  在这个问题上,我的想法是,是否尝试着打破行政区划限制,搞跨城市、跨区域合作,在这方面是有成功案例的。比如我们过去到南方旅游时,大家都熟悉一个概念——华东五市游。华东五市其实涵盖了两省和一个直辖市。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,在30年前,他们在打造旅游产品时,就已经实现了跨省界、跨区域合作,突破了地域限制,我认为这一做法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。(根据本人录音整理)

  8月29日,“浑河论见”——抚顺城市转型文化旅游发展沙龙开坛。

  抚顺是新中国工业化进程中的先锋城市,煤炭开采史可追溯到1901年。新中国成立70年来,抚顺在煤炭、石油、机械、冶金、轻工等重点领域,为新中国工业化进程做出重大历史贡献。当前,我国已进入工业化后期后半阶段,抚顺的历史使命已经基本完成。由于历史及现实等多方因素影响,目前抚顺面临着经济总量偏小、新增动力不足,项目建设后劲乏力,民生保障压力大等现实困难。如何实现城市转型突围,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是全体市民共同关注的问题。

  本次活动中,来自省市社科、文化、旅游、传媒等各个领域的20多位专家学者,围绕抚顺城市转型发展、文旅产业开发、采煤沉陷影响区综合治理等议题,展开了深入的研讨。即日起,本网将陆续刊发本次活动研讨成果——

  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